• 返回: 星辰之主

    第六百九十九章 建牌组(中)

        “构知之眼,是通真课程的有效辅助。因为通真课程最基础目标,就是对内、对外的观照解析。可以通过各种方式、各种视角、各种工具……最后要懂得,一切观照,都以自我原点发端。”
        罗南的表述,貌似简单,想理解深透却很困难。不过他似乎也没指望人们能很快理解他的话,更多还是在教授一些具体的感知和适应技巧。
        查正隐隐约约感觉到,罗南的教学目标大概就是:在已经具有血意环堡垒、构知之眼这样的高效工具之后,你们这些人怎么给我用好它!
        文雅一点儿的说法,就是面对骤然扩张的感知范围,以及汹涌而来的信息流,通过一些实用技巧,让参与者能够快速适应,并借此养成良好的感知、解析习惯。
        对查正来说,这差不多就是量身订做的课程了。可惜,前面他实在是高度紧张,又浑浑噩噩,漏掉了许多细节,如今尝试着跟上节奏,也很吃力。
        深蓝行者集群里,相当一部分人都是如此。
        反倒是血意环堡垒中,那些远程实验的参与者,不但可以听课,遇到不懂的地方,还可以向罗南提问。
        原本收敛在自我框架内的意识,在共同架构的公共空间内的交流,比正常的对话,别有一番意趣和效果。
        还有人在里面哀嚎:“太难了,有没有一点儿更亲民的教案啊?”
        夏城那些人果然是混的太熟了……你看近在咫尺的深蓝行者集群,看有谁敢张口?
        合着就我们是工具人呗!
        查正撇嘴。
        唔,这感觉有点儿不对劲儿。
        没给查正太多琢磨的机会,对夏城那边的疑问还有抱怨,罗南竟然还给予回应了。
        “道理就是这个道理,本来就需要花费相当长的时间去学习。不过有人想和我比吧?”
        公共意识空间里,嘘声一片。
        都是那些被宠坏了的夏城分会人员。
        查正抽动嘴角,差点儿也跟着嘘几声。
        此时,他也注意到,现实世界中,与他就隔了几个身位的罗南,结束那通电话后,更多注意力还是放在手中笔记本上,来来回回已经翻动了很多遍。
        或许是因为这个缘故,在血意环堡垒发话时,
        更类似于闲聊:“我能够比较迅速的到达现在这个程度,既有运道,也是父母和爷爷过去几十年的沉淀,只不过在我身上开花结果了而已……大约就是吃父母长辈积累的二代三代,你们真的没法比。”
        他竟然还有脸说!
        查正简直想大声嘲笑了,但转念又联想到罗南那已经众所周知的身世……这种“二代三代”,似乎也不值得羡慕和嫉妒。
        罗南手上继续翻动笔记本,一心二用在公共意识空间发言:
        “刚刚一直有人问怎么从‘自我原点’出来,建构‘自我逻辑’;也有人问,他们觉醒后,习惯的超凡力量视角、能力作用的方式,是不是已经算是完成了建构?
        “这种事儿吧,我觉得,原则要把握住,可是也不能过度拿捏,否则‘自我原点’可能就变成了臆想。所以,首要还是积累,多观想,多练习……像我,也是用爷爷的‘十六字诀’,以及对应的观想法,反反复复,自我催眠了好多年,才在机缘巧合下入了门。”
        说着,他将手中的笔记本翻到扉页那面,用构知之眼将上面已经颇有些名气的十六个字,原样拓印,让大家观看。
        我心如狱,我心如炉;
        我心曰镜,我心曰国。
        这“十六字诀”,在一些圈子里已经颇有名气,查正倒是头一回看到。他意识驻留在这些个字符上,本能去记忆,但又有些怀疑。
        罗南似乎并没有将“十六字诀”当成什么神功秘籍:“坦白说,我并不确定爷爷总结出它们的时候,精神状态如何。你们当然可以学,观其大略、明白强调的原则就可以了。此前你们已经接触到更实用、更成体系的知识技巧,更容易入门,实现有效学习,只要用心体验实验,从简单做起……”
        查正就继续撇嘴:切,都是大路边儿上的话,干货时间过去了,这就是卖课广告!
        一念未尽,就听罗南道:“我们用更直观的方式,捋一下吧……感谢先锋官们的支持,这是他们支撑的‘构知之眼’,扫描得到的结果。”
        狗屁的“先锋官”!
        查正还在腹诽,却忽又有些醒觉,好像他……还有他们这批人,现阶段的信息解析压力在下降,脑子活泛了不少,内部频道的留言也在增加。
        这代表什么?进步?
        查正又有恍惚,也在此刻,眼前图景忽然铺开——确切地说,是他刚刚有些习惯的巨大感知范围,骤然间又有扩张。
        早先,他们能够在三公里外,就对小丑袭击发动形成感应,实际感知半径其实还要在两三倍以上。
        而在更早前“光束炮”发射的时候,对于远程目标的定位距离,则是外扩到三四十公里。
        那已经是相当惊人。相应的庞大信息量,把他们这些人彻底给整麻了,好不容易才刚缓过来。
        可现在……
        查正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形容铺展开来的图景,初时还只是有点儿第一视角航拍的感觉,山河大地飞掠而过。可这种相对明确的印象,很快就变成了快速流转、变形直至完全失真的光流。
        等到一切回归“正常”,他似乎已经灵魂出窍,整个人虚飘飘地,仿佛悬浮在大气层,与脚下的星球互映互照。
        不如此,不足以去描述,此时他感知范围内填充的内容。
        这是卫星图像咩?
        有点儿像,可是细节要丰富充盈太多了。
        乍看一切都是概略铺阵,可只要是心念点触,便能见到山川原野延伸起伏,飞禽走兽奔突盘旋。边缘地带那流淌的玉带,莫不是三百公里外的大江……
        这是大金三角?
        这种感觉还有点儿熟悉,就是早先发现“小丑”的时候——最远最边缘的位置,感觉非常平面大略,可越是趋近于中心,相应的立体感、压迫感和真实感就越发强烈。
        罗南的声音就在耳畔响起:“这是简单的近大远小的道理,我们当然还可以再切换一下视角……比如正在定义的目标。”
        下一刻,“近大远小”的感觉消失了,代之而起的,是相对平缓的“卫星地图”上,数十个格外突出的点位。
        在其中,查正确定了已经给清除的目标1,以及即将清除的目标2。
        还有三四五六七……至少二、三十个可疑的位置。
        之所以说它们突出,是因为几乎每个点位上,或多或少,都喷吐出滚滚狼烟,遮云蔽日,强横一时。
        特效吧?
        如果是真的,先前怎么就没发现呢?





   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,如有侵犯版权,请来信告知,本站立即予以处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