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返回: 星辰之主

    第七百章 退环境(上)

        查正不确定,他眼中所见,是不是错觉——毕竟当下,他连自己的感知状况都不敢确定。

        直到公共意识空间,有人用不那么确定的语气问了一声:“是我的错觉吗?这个地图里,是不是少了一块?”

        “哪里?”

        这次换了个人回答:“就是刚经过、刚干掉的那一个。”

        这个表述可以说是很明确了。

        其他人的注意力下意识聚焦,果然就在感应区域的中心地带不远,确认了那个才刚刚被光束炮轰击、确认清除,如今却骤然被抹除的区域。

        确切的说,是被抹除了立体感、真实感及其相对应的一切细节,归于最低能耗的“扁平”状态。

        在细节丰富到爆炸的感知图景中,出现这么一块区域,其实本不应该如此显眼。实在是距离太近,而且又是刚刚拿到手的战果,很多人时不时就要往那边瞥几眼,这一瞥就瞥出事儿来了。

        也不叫事儿……能有什么事?

        岂不见罗南根本就没有回应的兴,他仍在和远方的“友人”对话。

        至于那张莫名其妙出现的卡牌,就在他指尖往来翻动——没想到,这个貌似早早投身研究的少年人玩牌还有一手,也没有见他多么用心,卡牌就那么往来翻滚,几乎能看到残影……个屁呀!

        不知不觉间,查正终于能够将脖子扭到位,总算看清楚了:在罗南掌指间,翻滚的哪是什么卡牌,分明就是一团活泼泼的荒野景致!

        依稀就是沼泽那边模样,只是被缩小了成千上万倍,好像是ar技术形成的幻影。可是,查正实在无法用这么简单的思维,去考虑发生在罗南身上的现象。

        他咽了口唾沫,又听到罗南在说话。

        “这张牌应该不合你的口味,单个拿出来也没什么用,倒是你那边,承载卡牌的密契书应该还有不少吧,多拿一些过来。

        “我知道你在洲际航班上,这和你拿不拿密契书有什么关联吗?这玩意儿我现在手里也不缺,至少用到这一组牌上是足

        够了。看进度应该也不会特别快,你要的人物牌,正好可以等下一波。

        “……谢谢夸奖,你教我的。”

        说罢,罗南挂断了电话。

        而这时候,公共意识空间里大家愈发疑神疑鬼,越是不理解的东西脑洞开得越大。偏偏罗南又一直没有回应,以至于到后来,都让人@出了他的亲友团。

        竹竿,据说和罗南交情很不错的夏城新晋b级精神侧,就被撺掇,点名要把这个细思恐极的小细节问清楚。

        也不知是竹竿的面子呢,还是因为打完电话的缘故。再次面对这个问题,罗南还真回答了:

        “这是基础通真观照的进阶技术,天人图景……我之前好像说过。”

        “说过吗?”竹竿代表大家表示怀疑。

        查正在旁边暗自吐槽:是刚才给他那个洲际航班上的朋友讲过。果然,多线操作玩多了,指不定就哪儿漏电。

        罗南自己醒悟了过来,但也不是查正理解的那样:“是对别人讲的……山君。你们好像没听到,或者没注意。”

        然后,罗南真还很认真地解释了一通:“当通真观照的基础打牢固,内外观照有了‘专精’的水平,就可以在此基础上,尝试描绘拓印这个世界……当然,为了提高效率,最好使用构形逻辑或者其他什么方式,对照前人知识,通过充分的学习,学会用最简洁的画,获得最真实的反馈。

        “一旦这些描绘拓印,能够获得足够的正反馈,成为我们可以利用的资粮,就可以说,在‘天人图景’这条路上,入了门。

        “等到这个阶段,我们能够选择的方式就很多了。像我这样,直接撷取、调整一段感知结果,算是最初级的应用。没有后续操作的话,基本上就只能当日常练习,所以也就是这么回事儿。”

        竹竿吐槽:“你描述这种不知从哪儿蹦出来的邪门儿知识,能不能少用这种理所当然的口气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哦。”罗南随口答应了,但接下来依然如故,“我们这次行动,从一开始,就是在运

        转‘天人荡魔图’的逻辑,这是一套成体系的天人图景法门,不过重点还要看山君那边。初次入手,他的进度好像不如预期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等下!”

        竹竿忍不住打断他,实是到这个时候,他才从大量“理所当然的信息”里面,剥离关键词:

        “你说撷取?所以那部分感知结果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拿出来了,考虑着帮山君整理一下。”

        “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我们暂缓行动,先别急着去清除2号目标,休息一会,保持前后协调。”

        说是“休息”,以查正为代表的深蓝行者集群成员,没有一个真正放松,也放松不下去。见了鬼的感知图景,鬼压床一般,压得他们喘不过气来,该有的负担,一概不减,这还休息个屁?

        这时候,一直做提线傀儡的孟荼,终于想到去尽一个指挥官的职责,他尝试与罗南沟通:“罗教授,这边大家神经崩得很紧了,感知地图维持这一块儿,能不能暂时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哦,也是。”

        罗南从善如流,然后大家一时恍惚,那只神明之手又出现了,这次连拨弄的步骤都省去,就在感知图景中拿捏,目标清晰明确:

        就是那二、三十个喷薄狼烟的畸变巢穴点位。

        在感知图景中,这些“巢穴”固然是根系密织,粘连周边。可在“神明之手”的拿捏下,便好像是取下一张张贴纸……

        或者更生动一点儿,像是揭去粘在桌面上的橘络,一揭一片,根脉俱存,超级解压的那种!

        至少查正这边觉得,原本要爆表的血压开始下探,大脑轻松了许多,以至于深蓝行者的引擎轰鸣声,都变得平顺悦耳起来。

        可是,等他腾出大脑算力,回过头来,再看当下这幕情景,看到感知图景中最复杂的元素,便让罗南随随便便揭去——真如实物一般,在他身畔环绕,乃至又重新在现实世界中拼接、重塑……

        便如同抠图后的影像,在新的背景下组合。

        他脑子又不够用了。

        





   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,如有侵犯版权,请来信告知,本站立即予以处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