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返回: 星辰之主

    第七百零一章 大切分(上)

        辅助人员不负责迎敌吧?

        龙七心里可没有半点儿“牌在人在,牌去人亡”的念头,小丑的声音响在耳畔,超凡种的压力在心中缭绕,他下意识就一松手。

        让给你便是。

        鬼魅般出现的小丑,就这样毫无难度地拿到了卡牌,此时距离龙七最近的山君,也才刚转过身来而已。

        旋翼机带起的狂风,似乎要把龙七和小丑吹向两边,龙七也顺势往后退。

        小丑倒是停下来,食指中指扣住卡牌上下端,这种情况下,他看到的正好是卡牌黑沉的背面。他嘴皮快速嘬动,发出似赞叹又似呼唤鸡仔的怪响……

        背面有什么好看的?

        龙七腹诽一句。

        可他这边也有问题——刚刚与卡片的瞬间接触,好像已经完成了某种绑定。指尖触感消失,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气机连接仍然存在。

        “旗手”的指令提示,也无视了他与卡牌越来越开的距离,自顾自响起:

        “设备对接完成,供能模式启动……功率输出不足。

        “机芯功能临检判定:双通道结构缺失,炉体触点未启用,未发现灵网封装……

        “结论:残次品,无修复价值。

        “战后请联系本部维修师重新测试安装。

        “建议战时切换到超频拟合状态。”

        指令如流水般刷过,虽然中间有一段听不懂也看不懂,可有一点很明确,打工人不想……

        “同意。”

        龙七的思维和动作出现了错位,不是被控制,只是矛盾心理的外部呈现——此时在他与小丑之间,荡漾的虚空波纹还未完全消失;而共享视界中,那个刚把卡牌弹飞过来的罗南,甚至就在眼前。

        他……是看过来了吗?

        好吧,在罗南的“注视”下,龙七的选择一点儿都不奇怪。

        正因为他的选择,下一秒钟,他的身体出现了某种似不受控的变化。

        龙七首先感受到的,是脊骨的震颤,整体上如同钢弦拨动,形成了格外协同的频率,蔓延全身。这样的感觉很陌生,但触发点很熟悉。

        都在后脊,就在杂货轮……不是现在浮游在大江之上的杂货轮,而是最早在夏城外海上,做“无芯流”演示的时候。

        当时是在白骨形成的“祭台”前,而如今身后什么都没有,龙七甚至还在遵循着最早的反应,一路后退,与小丑持续拉开距离。

        可脊柱处,已经有实质性的触感——骨质结构的“动力脊”,仿佛自虚无中生成,又好像吸收了他高速流转的气血,从枯萎状态迅速复苏,完成了最重要的贴合支撑。

        稍后,肩背、胸口、腰腹、双腿,骨质外骨骼结构,仿佛次第从血肉中生长出来,自然包裹,完成了支撑防护。

        期间格式之火自然激发,在这真正的“外骨骼”结构中奔腾弥漫,似乎要冲破一切束缚,却又在彻底失控前,在某种无法言述的“边界”或曰“轴心”作用下,自然收束流转,与龙七血肉之躯完成了快速磨合。

        龙七身上气机勃然而发,骨质外骨骼装甲虽还简陋,但场面上来看,已有明显的挑衅倾向。

        小丑似乎都有些意外,首度正眼看向龙七,而且还是从他格外在意的卡牌上转移过来的……

        只是,这是对龙七身上的变化感兴趣呢?还是捕捉到了龙七与卡牌之间,存在的气机连接?

        大约是后者吧。

        龙七就看到,小丑捏着卡牌的那只手,有一个明显的撇折翻转动作,仿佛是要扯断某个无形的套索。

        也确实是有锋锐气流,如刀刃劈斩,嘶然而来……

        要命!

        小丑这厮真要杀人!

        明知小丑是那种不可理喻之辈,可龙七这段时间日子过得太舒坦了,终究还是没料到,他竟然要直面一位超凡种的杀招……即便“随手”可能性更大一些。

        他大脑一时间有些断档,都没有做出有效的反应。

        便是有那么一点儿,竟然还是他与卡牌之间,那穿透虚空的能量导流通路的即时状态……

        “过分了吧?”

        山君的嗓音,还要落后于他拳力干涉的震荡波纹。在龙七被小丑虚空手刀斩杀之前,他先一步把龙七凌空击偏,也消融掉锋锐气流部分杀伤,使之躲过死劫。

        就这样,龙七也不免天旋地转——这与他被凌空打飞关系倒不大,也不是两种超凡种就此气机、领域高频对抗的恶劣环境影响。更多还是因为此刻,伴随着他与卡牌之间能量信息的高速流转,一发挤入他大脑的复杂图景映像。

        而且,他并没有丧失掉正常的对于外界的感知,所以眼前他所经历的现实场景;堡垒与构知之眼形成的感知地图,亦即归于低耗能状态的“扁平世界”;还有……还有就是仍在小丑指尖的卡牌正面,就此衍生的图像,同时呈现。

        龙七还是头一次看到那张卡牌的正面。

        也不是从小丑指尖上看到的,而是系统内具象化“设备信息”,直接投射到他这个“辅助人员”脑海中。

        第一眼看到的,仿佛是毒沼区场景的极限浓缩——很自然的设计。

        然而下一秒,这个具体清晰的图景,就崩解开来,衍化成格外抽象的复杂点划结构,且不是以正常的平面图形存在,而是仿佛深透到另一处空间里的奇诡立体架构。

        传说中的构形?

        龙七知道这玩意儿深究不得,他也不想在这上面浪费存留不多的脑力。问题是,就这一奇诡架构,刚在他这边留了个影儿,转眼便“拓印”到他们这些行动参与者们共同构建的感知地图中。

        其位置,毫无疑问也就是与之相对应的、目前龙七所在的沼泽地带。

        不久前,罗南正是先从这里入手,“抠”走了感知地图中最立体、真实的细节。而如今又以卡牌拓印的方式“回归”,低耗能状态下的“扁平世界”,当下便有万千细节重构。

        抽象构形又转回到实景。

        单从感知图景上看,一切都在回归——沼泽、毒瘴、草木、生灵,次第呈现。它们彼此承

        载、彼此作用、彼此异化,形成了一个完整自然,极具说服力的系统。

        为什么要说“说服力”?

        因为人在现场的龙七非常确定,当下他所在的这片区域,其实并不是这样的。

        对应的草木、生灵及承载它们的环境,特别是他所立身之地,早已经化为滩涂死水,在格式化空间的余力作用下,喷涌暗焰气泡;又受山君、小丑超凡领域对抗影响,扭曲崩裂,一塌糊涂。又怎么可能如感知图景中“回归”的那般繁密丰茂……同时也毒瘴翻涌、狰狞一时?

        感知图景的中变化,绝不是当下时空、此时此刻呈现的状态。可是这种虚构出来的体系,却又有着奇妙的真实感。

        因为,他鼻尖确实嗅到了浓郁的、属于毒瘴的特有腥味,感觉到了体表微微麻木的危险征兆,甚至还有藏匿在草木矮树之后,投射向这边来的yīn沉又狰狞的眼神……

        密密麻麻。

        等下,怎么回事?

        龙七原本笃定的事实,变得不确定起来。

        此时此刻,他的视界正迅速变得迷幻且昏暗,雾瘴平地翻涌上来,已经熟悉的场景被遮蔽,又有无数未知在其中滋生、摩挲;周边好像多了很多不速之客,相应的气息似存若亡,让人一时分辨不清,这是真实,还是紧张迷幻场景下产生的错觉。

        “什么鬼?”

        小丑飘忽的嗓音又响起来,非常接近——两边的感受也挺接近的。

        龙七下意识瞥去一眼,可能是受卡牌牵引,竟然捕捉到那位的瞬时位置。

        只是,这位手上的卡牌已经消失了。

        明显不是小丑把它藏起来,因为这人正盯着自家的手指,眼神凝聚,表情也是一个夸张的定格。

        应该是感受到了龙七的视线,小丑如梦方醒,冷冷瞥来一眼,又环顾四周。愈发浓重的毒瘴雾气中,都能看到他唇角眼角快速抽搐,显露出复杂又扭曲的模样。

        小丑大约是想再说话,但最终又强行抿住嘴巴。下一秒,这位又重新进入了高速移动状态,就在龙七视野中消失。

        问题是,他与山君之间的领域冲突没那么容易结束,彼此的气机干涉则愈发复杂纠缠,充斥虚空。

        再加上骤然昏暗的场地环境,这片原本也算得上开阔的沼泽区域,给人的感觉,就是骤然变得闷浊封闭。以至于头顶上旋翼机的气流,都吹不散瘴气浊雾,其引擎轰鸣也变得格外沉闷压抑,令人生燥。

        倒是山君,心情似乎变好了些,他发出沉沉的笑声,从翻卷上来的毒瘴雾气中不紧不慢走出,向龙七这边靠近。看似从容,却又下意识舒展肩肘掌指关节,经公正教团临时改造的小臂处,纹路愈发明显。

        “山君?”作为“辅助人员”,龙七想征求“作业员”的专业意见。

        山君还没开口,上空强烈气流轰鸣中,六甲的声音传过来:

        “时空泡?”

        几乎同时,血意环堡垒的公共意识空间中,有人一语定性:

        “我靠,倒回去了!”




    :,,!






   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,如有侵犯版权,请来信告知,本站立即予以处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