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返回: 星辰之主

    第七百零一章 大切分(中)

        体验感知图景变化的,不是龙七一个。深蓝行者集群里的所有人,连带着血意环堡垒公共意识空间里的那些参与者,都与他同时见证。

        血意环堡垒还有构知之眼的独特功能,使得百千人的感知,得以互相参照印证,修正偏差,让人们迅速窥见了这迷幻场景下的部分真实:

        经罗南调校后“回归”的细节图景,不是毒沼区,又是毒沼区——是之前他们曾经定义的“1号清除目标”,仍未被清除时的毒沼区。

        “1号清除目标”存在时,那种惯常的扭曲生态,就在此刻、在感知图景中重演。

        “为什么要倒带?”

        “这个还带录像回放功能的哦?”

        “你们都记住了?确定?”

        “感觉就是那个感觉吧。”

        人们在公共意识空间里达成初步共识之后,仍然在热烈讨论。

        龙七没有插话的余地。他也好,山君也罢,在“1号清除目标”被清除时,都还远在几十公里外,没有亲眼目睹,自然没有发言权。

        如果大家所说是真的,也算是弥补“缺憾”了……

        缺憾个屁啦!

        龙七一点儿不觉得“缺憾”,就算非要弥补,也别采取这种形式吧?

        更关键的是,他觉得,不管是在堡垒中的参与者,还是连接构知之眼的深蓝行者集群,显然都把事情看得太简单……

        或者说,大家胆子还不够大,明明已经触碰到了正确的答案,也许心里面就是那么想的,表述却那么保守。

        要知道,感知地图与现实世界分明是一一对应的关系,感知地图上变化了,凭什么说是单纯的“录像回放”呢?

        现场的龙七,在公共意识空间初步共识的基础上,对照眼前情境,确认了一件事:

        已经被破坏掉的毒沼区环境,正卷土重来。

        宛如时光回溯。

        但也不仅仅如此……不应如此。

        再怎么说,龙七也有着最基本的理性认识——纵然畸变时代以来,发生了太多不可思议的事情,但他还是很难相信,这个冰冷的物质世界,会因为某人的一套魔术,而逆溯时间长河,回转到几十分钟前的某个节点。

        那怕是局部区域也不行!

        他找到了证据……姑

        且算是。

        二三十分钟前,被打崩掉的毒沼区“1号清除目标”范围里,没有龙七这个辅助人员,没有山君这个作业员,更没有小丑、六甲这两位刚刚才赶过来的超凡种。

        可这一刻,毒沼区里四个人,是确凿无疑存在的,而且他们的存在感——最起码三位超凡种的强势存在感,是无论如何都抹不去的。他们分明已经自然而然地纳入到当下环境中,成为了真实的参与者,并随着当下的毒沼区环境,一起变动,互相作用。

        如果单纯只是“录像回放”,乃至“时光回溯”,如何来解释他们四个人,与当下毒瘴翻涌的环境,形成的真实互动?

        这时候,如果像六甲所说的那样,在里面加入“时空泡”的元素,将这里的变化,视为是罗南那种不可思议时空能力的区域性异化……

        虽然还是荒诞,却给了理智喘息的机会。

        “时空泡”的包裹……

        这几天,大江杂货轮之上,复杂的时空泡“葡萄架”,也是里世界爆火的话题。特别是里面夹缠着耿怀这样的超凡种,以及更超乎凡人常识的“传奇经历”,就更容易让人浮想联翩了。

        龙七虽然不知道细节……不知道细节才更容易联想不是么?

        周边骤然间变得闷浊封闭的环境,确实有那么点儿意思。

        龙七能够感觉到,高速移动的小丑,始终没有远离。这样局促的场景,似乎并不利于这种“刺客型”强者的发挥。

        六甲的旋翼机,也是保持着一个让人略感不适的高度,不上不下,也没有进一步的调整……

        现在想来,或许是不能?

        “时空泡”这个理由,似乎还真可以接受。

        然而,理智上的明白通透,并不能代替现实里的窘迫。就是转动脑筋的这点儿时间,龙七的呼吸都变得有些困难了。

        不管是不是时空泡包裹,超凡种级别领域冲突和气机卷缠,都是实实在在发生的,由此生发出来的强大压力,一时一刻都没有消停过。

        作为这环境中,仅有的一个“非超凡种”,龙七肯定是状态最糟糕、也最早可能沦为炮灰那个。而联想到“时空泡”的话,事态只有更激烈、更复杂……

        小丑随时可能厌倦了在附近“兜圈”,六甲的旋翼机也终究要降

        落,山君……山君瘦脸上的笑容正愈发明晰深刻,依稀有着近乎亢奋的颜sè。

        只有龙七,凭借着被人评价为“残次品”的机芯,骨质结构的简陋外骨骼,支撑着根本看不见的卡牌……甚至可能是这一方诡谲的时空区域。

        或许是认识的变化,洗涤了感知。

        龙七恍惚便有种感觉,他真的成为了这一圈“时空泡”的骨架,作为仅有的纤细的支柱,维持气泡般的、随时可能崩溃的外壁。

        感知变得纤细敏感了,心理承受力也一样。

        终于,在一波他甚至不太确定的时空震荡之后,龙七忍不住在公共意识空间里点名发问:

        “罗老大,你究竟在搞什么!”

        “……”

        没有谁回应他,然而受这个突兀的刺激影响,千百人搭建的意识空间,掀起了堪称荒诞的涌流,还有理所当然的亢奋感。

        龙七平常看热闹的时候,就是这个样子的。

        可这时候,他已经顾不上自我反思,靠着胸口那一股气,继续发问:“你这是用卡牌吊装了时空泡是吧?

        “可你想过没,里面这几位超暴躁的有没有?”

        说实话,三位超凡种里面,只有小丑一个约略是这种情况。可一个相对有限的密闭空间,岂不就是一座火药库:

        ,其他的难道不殉爆么?

        龙七是发泄情绪,可没有想到,仅隔了半秒钟,罗南竟然回应了:

        “哦,我们在进行一场模拟。”

        请别加“们”,谢谢。

        不管龙七心里如何腹诽,包括他在内,成百上千个参与者,还是竖起耳朵,集中精神听下去。

        可是,罗南并没有解释“模拟”本身,只是继续表现出温和的态度:“多谢提醒,临时模拟器确实需要加固一下……我换个系统。”

        啥?

        紧张时刻,龙七的大脑还是被荒诞感击中,给闷了一记。可一个恍惚间,他忽又发现,那并不是情绪的问题,而是真正的外力作用。

        这一刻,承载了“时空泡”的自我感觉,变得无比真切,以至于他能够清晰感觉到,在“时空泡”之外,亦是自头顶虚空,有百千根细索,投落穿刺,嗡然鸣震,以至耳畔心头齐齐摇动,不知所本。






   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,如有侵犯版权,请来信告知,本站立即予以处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