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返回: 星辰之主

    第七百零一章 大切分(下)

        那种投射穿刺的感觉太强烈了,以至于有一瞬间,龙七几乎以为他其实是被千百根牵着长绳的飞箭穿透,后续只要再那么一扯,整个身体就要四分五裂。

        至少他的颅骨肯定是被刺穿了,头顶上漏了气,有风灌进来,整个身体都凉飕飕的,没有一个窍穴、缝隙能够逃过。

        他下意识抬起手,先确定上面还有血sè,完好无损,又去摸自己的脑袋,已经蒙了一层骨甲的脑壳硬邦邦的,也没有什么地方漏风。

        可是他所做的每一个动作,分明都有一种“紧绷感”,里里外外,每一根肌肉纤维、骨头、血管,都与投射下来的细索长线,勾连在一起。

        感觉就像变成一个操线木偶,又觉得好像陷入了繁密复杂的蛛网中……

        可是,他又好像获得了更大的自由度。

        至少从感知层面上看,他的感觉更加通透敏锐。一身臭皮囊隔绝的外部信息,此时都渗透进来,当外界的风力吹刮的更厉害,甚至有一种灵魂出窍的错觉。

        持续扩张的感应灵波,就顺着身上这些线头长索,一路向外延伸,触碰到了山君,触碰到了天空中的旋翼机还有里面皱眉观察的六甲,还有不停高速移位以至于几乎与其他人不在同一维度的小丑。

        三位随时可以拿小指头碾死他的超凡种,与他一起陷入到这复杂的大网中。他们应该都察觉到了那些从天垂降的“细索”,本能都在抗拒,或隐晦或明显,凭借着速度或自家超凡领域,避免让这些无形细索穿刺进去。

        由此,一连串的气机牵拉爆鸣声,在空气中响起。

        毒瘴雾气原本已经浓如墨,连如幕,在气流风压作用下,层叠无尽。如今在部分区域,却又接连荡漾崩散。

        特别是小丑那边,最为明显。

        他很难再以高速移位完美遮掩身形,所过之处,如见水纹,如观烟花,空气烟瘴纷纷爆裂弥散开来,即便多有重叠套圈,还是显现出大致的轨迹。

        这场景,倒有点儿像百年前对空防御的高射炮,在天空中炸开的弹幕烟火;又好像有人在后面拿着鞭子抽打,尤有闲情耍弄出响亮的鞭花。

        小丑明显更加暴躁。

        至少他的行为非常暴躁,不再是单纯的移位,所过之处,尖锐鸣啸声起。好像高速旋转的链锯,只用一根电线连着,在空气中疯狂劈甩击。

        这位显然也不是随意为之,他每一击都打在“时空泡”疑似边界处……曾经的边界处。

        作为“时空泡”的供能者,龙七对“边界”非常敏感。早先受刺激,直接向罗南发问,很大程度上,就是被那肥皂泡似的脆弱感觉,给刺激到了。

        问题是,此时此刻,那抖颤得让人心焦的脆弱边界……

        没了呀!

        在百千细索垂落穿刺、以至将他扎成筛子的那小段时间,龙七就再也感觉不到那种虚无气泡随时可能崩灭的危机感。

        他几乎怀疑,“时空泡”是被这些细索先一步给扎爆掉。可是他还能够隐约感觉到“边界”的存在,只不过是被这百千细索层叠交织的大网,部分覆盖替换掉了。

        “时空泡”也许仍然存在,可正如罗南嘀咕的那句“换系统”,新模式的切入,使得这一方天地的运行规则,也发生了变化。

        这一点,小丑是否知道呢?

        龙七不得而知,不过他看到,小丑暴躁出手的场面,还是相当惊人的。转瞬间,毒瘴烟幕便给割出了百十道清晰长痕,里面有火星迸射,甚至牵拉出让人头皮发炸的火焰轨迹。

        龙七眼皮跳动,他几乎怀疑,小丑是想用这种激烈手段,把瘴气浓重的封闭“时空泡”给引爆掉。

        可这时候,“时空泡”的部分规则,已经替换掉了。小丑“链锯”的斩击,劈斩到的不是边界,而是自天上垂落的“细索”。

        除此以外,还有破碎的肢体血肉。

        这可能是“时空泡”结构规则变化的旁证:畸变种数目在增加,也更加活跃,从外围yīn森的窥视,到跃跃欲试,再到被暴躁的小丑顺手屠戮,继而四散奔逃……

        大约是重现的、边界也不那么明晰的毒沼区惯常环境把它们吸引过来——总不会是“时空泡”里自己生长出来的吧?

        至少这一刻,“时空泡”的边界确实模糊掉了,倒是小丑与那百千细索之间,形成了更加直接的对抗。

        有的细索,真的就被小丑一击斩断,可是那也只是一部分,更多的还是弹开、搅缠。随之而起的,就是当下这层叠交织大网的频繁震动,并迅速形成了一轮错杂的颤音,彼此交织混淆,令人心思烦躁。

        要知道,如今这百千细索,倒有小半,直接与龙七勾在一起,另外大半,则因为重叠结构,与他间接产生联系。所以,这一轮错杂颤音,几乎等于是由龙七全盘承受了。

        龙七身体瞬间就打起了摆子。好像给绑上了振动实验台,不同类型、强度的振动载荷,一窝蜂地堆上来,让他与周边时空区域一起,进入到振荡模式。

        “我、我、我……哦、哦、哦靠!”

        龙七失控叫出声来,又觉得自家牙齿、舌头、软腭、喉结……还有心肝脾胃骨肉筋膜等,但凡是有所区别的组织、质地,都进入到不到的振荡模式中。以至于他转眼间就丧失掉了一个正常人躯体应有的协调感,整个人的体感在“膨脱”,甚至有分崩离析的前兆。

        偏偏他的脑子还是清醒的,也可能是血意环堡垒框架约束,与构知之眼感知解析能力共同加持的结果。以至于他竟然能够在这样狼狈惨烈的状态下,敏锐觉察到:

        这振动模式……特么地多了!

        那绝不只是小丑与百千细索碰撞时产生的震荡。肯定有更多的“振动源”,或者是别的什么刺激,混水摸鱼掺进来,一发地作用。

        通过他,或经过他,又扩散到更广阔的空间层次中去。

        再这样,真要爆了!

        人在困境,做什么事都不算出格,龙七就又一次在公共意识空间嚎叫:“罗老大,放过我吧,把这些细索绳子啥的撤掉……我是说从我身上撤掉!”

        罗南好心解释:“准确名称是‘操纵线’,是代替切分仪的工具。”

    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可能智慧生物会有类

        过敏反应,但切分效果更好,你忍一下。”

        你是在切分我吗?

        这句话龙七没来得及吐口,因为这一刻,他身上辐射出来的过于混乱又招眼的灵波,吸引了某人的注意。

        小丑当面。

        灰暗的眼珠,锁定了他的位置。

        解决不了问题,就解决提出问题的人……的代言人。

        我不是!

        龙七心头悲愤嚎叫,当然第一反应还是逃开。可是,一直与他牵勾扯挂,却又始终没有影响他动作的百千细索,偏偏在这个时候,出了妖蛾子。

        或许是不同频率的振动同时堆叠作用的缘故,这一刻,龙七只是脑子里的念头动了,全身上下,连根小指头都动弹不得。

        眼睁睁看着小丑手中见光不见影的“火焰链锯”,兜头劈下。

        亦在此时,耳畔震动,视网膜图景变化,“旗手”的指令,荒唐刷新:

        “辅助人员设备安装完毕,构形模式校正完成。

        “作业员‘标准化’切分开始。”

        这一刻,他听到了山君从喉咙深处,发出来的闷沉吐息……

        龙七一阵恍惚,振动带来的不谐与区隔,在这一瞬间,进入到了已经可以高度明确的区间。

        毒瘴仍然在眼前飘荡,畸变种亢奋与恐怖的哀嚎也在耳畔回响,小丑与他手中的无形链锯,也依旧保持着足以致他死命的轨迹,大约下一刻就足以判分生死yīn阳。

        然而正有什么东西,从这复杂混乱的现实图景中切分出去。就像是ps软件上扒开的图层,倏乎间,便有某种元素消失……是剥离了开来。

        龙七还看到了。

        也许这一刻,所有血意环堡垒的参与者,构知之眼的维持者,罗南授权瞩意之人,都可以看到。

        首先就是一层稀淡的灰雾,漫然浮荡,不知边界始终。似乎出入于每个人体内,又或只是在辐射出来的灵波中翻腾。偶尔密度变化,就转成类胶质的模样,但也随时可能重新崩解开来。

        而就在这层黯淡的雾霾中,又隐约区分出碎片渣滓,如蚊蝇蛆虫,挣扎浮游,汲取外部能量,渐次壮大。可这种“状态”又不像是单纯的成长生发,反而转化为一种更纯粹力量的周延外烁,以至于到后来,什么蚊蝇蛆虫,都化为明团团的光,更像是星尘雾海中起落周转的星丸,彼此吸引作用,偶有和合转换,极致华美壮丽,几乎让人忘记了,它们最早时的丑陋模样。

        至于是外界何等能量,催化这一极丑到极美的过程……最直接的影响,当然是他们头顶放射着无穷光和热的太阳。

        可是恍惚间,又有一处源头,与太阳异位相对,循着他的本能认知,天地相对……那么,竟仿佛是来自于无穷尽深渊处,却仍喷薄辐射出让人生畏的无穷能量。

        “旗手”以冷淡口吻提醒:

        “初步切分完成,结果导入个人数据库。

        “双通道结构缺失,导入失败。

        “%,第29次拓印作业开始。

        “拓印完成。”






   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,如有侵犯版权,请来信告知,本站立即予以处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