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返回: 星辰之主

    第七百零二章 溯其源(下)

        : !!

             最新章节!
             罗南的人物卡牌,在里世界也算是闻名遐迩了。
             翡翠之光号上的拍卖会,不只是终场那让人崩溃的高原单程游,与之同步展示的两张超凡种人物卡牌,也是吸足了人们的眼球。
             那两张人物卡牌,让人踊跃竞拍,最终拍出了将近二十个亿的天价,由此建立了“罗南和他的朋友们基金会”,更让罗南获得了“拘魂的卡牌师”这一美誉。
             在里世界很多人心里,死在罗南手底下,是非常有可能步宫启与金桐之后尘,成为那拘魂卡牌的新成员。
             嗯,从这个意义上讲,小丑也算是开辟了一条新的道路:他大概是第一个在仍然活着的时候,就成为罗南手中拘魂卡牌“门面”的家伙。
             非常有纪念意义。
             当然了,小丑大概率不会喜欢这种表述……还有事实。
             龙七在胡思乱想,也是因为一个人回程,真的挺孤独,尤其是这种似乎并无必要的跑腿行动。
             以罗南那种随意拿捏周边时空的手段,直接把卡牌甩到拉尼尔大主祭手上,又能费什么事儿啊?
             干嘛要多此一举?
             他更多的还是担心:在回转营地的这段时间,刚当了拘魂卡牌新代言人的那位先生,会不会突然杀出来,连牌带人一块儿毁尸灭迹,洗刷耻辱。
             幸好,最担心也最糟糕的可能性并没有转为现实。
             也许,小丑还不知道?
             那更要在他知道之前,赶紧把这个烫手的山芋甩出去了。
             不管怎样,龙七最终是凭着他两条腿,一路无惊无险,回到了地洞工程营地。都来不及喘口气、喝口水,便脚不点地,直奔拉尼尔大主祭所在的帐篷。
             等他到了这边,才明白罗南为什么要他专程跑一趟——因为这个时候,帐篷内外已经是在“神圣空间”的覆盖之下,真理天平的恢弘力量,充分干涉这片区域,将其整个地纳入到公正教团巨树体系的覆盖下。
             这种时候进行远距离传送,且不说成功率如何,基本上就是要打一架的节奏。
             当然,这
             些对龙七来说都没有意义。他所要做的,只是把卡牌交到拉尼尔大主祭手上,解释一下来历……顺便看看那位的反应。
             如他所料,那一刻的拉尼尔大主祭,面部表情着实难以言述。还好,权敏赫的面孔多少是个遮掩,才没有让场面变得更奇怪。
             总之,龙七觉得自己赚到了。
             对拉尼尔大主祭后面如何做法,他也没什么兴趣,当即就提出告辞,准备继续追上队伍,践行一位合格辅助人员应有的责任……
             这种做法,貌似还挺贱的。
             拉尼尔大主祭也没有挽留,只是,在龙七转身出帐的时候,忽地问了一句
             “现在,罗南先生在做什么?”
             “讲课吧。”龙七回头应答,也觉得太简略了,就又补充,“大约就是和天人荡魔图相关的东西。”
             天人荡魔图。
             权敏赫微微蠕动的嘴唇,似乎是复述这个名词,又传达出拉尼尔大主祭的态度:“代我向罗南先生表示感谢。”
             真心的?
             视线不自觉从那位指缝中露出的卡牌边缘处扫过,龙七差点儿脱口而出,好险给堵在牙关后面……差点儿咬到舌头。
             草率挤出一个笑脸,他匆匆离开。
             龙七说的都是实话。此时他仍然与深蓝行者集群、血意环堡垒保持同步联系,对罗南言行最是清楚不过。
             最重要的是,他死猪不怕开水烫,发言抢话什么的是越来越熟练了,都不管罗南目前正在授课的状态,直接在公共意识空间提交任务:
             “已经交给拉尼尔大主祭了。他对你表示感谢,话说还有没有什么需要我捎带的?”
             罗南并没有搭理他,大概是课程正上到关键时候:
             “我们正在建立的,就以标准化的通用修行模式为核心——在这边,基本上就算是燃烧者、格式之火、格式化空间这么一套体系。
             “站在这个基点上,去观照、描述、映映广阔时空中的丰富对象,必要时也需要扭曲,之前那么一段时间,我们关注的方向多有跳荡,然而天
             人荡魔图就是如此,一切的天人图景修行方式都是如此。
             “没有视野,就没有一切。
             “这个视野,既向外,也向内,其观照的对象,包含我们目前所能理解的一切,也应该是一切。”
             至此,罗南开始逐个地拆解“天人荡魔图”这一名称中的字眼。
             “这里的‘天人’,可以说就是‘直面天地的人’。既要面对外部天地、也要面对同样是这个天地一份子的自我结构,映射、利用内外双重力量,共同搭建起向终极攀援的天梯。
             “等你能够凭借自身的力量,一步步‘登天’,也自然而然地具备了‘天人’的资格。”
             罗南稍顿,又道:“有这么一段话:这个过程中,内外世界都要改变。也许到某一阶段,回首前尘,蓦然发现你不再是你,不再是熟悉的自己;但那时候的你,也确确实实是真正的你,只不过是和宇宙做同步或不同步的扭曲……如果我们能够在这种时候,还能有闲暇反思前尘,实已足够。”
             公共意识空间里,能听明白的,寥寥无几……或者说,根本没有。
             罗南也没有做进一步的解释,只是道:“这是某位将天人荡魔图修炼到极致的前辈,给后人的赠言。不管你们能不能在这一次行动中获得好处,这段话都希望你们能够记住,以为参照。”
             “那个前辈叫啥呀?”龙七是越来越放肆了。
             罗南还真的回答了:“昌义璇,荡魔大君昌义璇。”
             “谁?”龙七有点懵,很多人应该与他一样。
             罗南没有再解释,只是说:“你们可以记住这个名字。如果在未来,你们能够从这一套体系中有所收获,就更应该记住他。
             “现在,我们来讲‘魔’,这是一个需要格外强调的概念……唔,也许我们不要将它当成一个概念比较好。毕竟我对自己的翻译能力缺乏信心。”
             龙七听得稀里糊涂,忽然间脖子一沉,竟是被人无声无息勒住,同时耳畔还传入话音:
             “嗨,哥们儿,打个商量?”
    ,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





   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,如有侵犯版权,请来信告知,本站立即予以处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