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返回: 星辰之主

    第七百零三章 四法图(上)

        突然被勒住脖子,龙七真的吓了一跳。

        他也听出来,说话的是田邦,半年前就是仅在超凡种之下的强者。可问题,老子被加持过的感知能力,怎么突然就拉胯了?

        龙七下意识回头想看清楚,但脖子被勒得很紧,田邦声音继续传入:“别呀,我还想保持一点神秘感,你那个直播,我实在是经受不起。”

        对了,还有直播。

        龙七又一次想起来,但也又一次把它放在一边。

        再这么下去,他可能就要让田邦给活活勒死了。这个感觉有点儿嘻笑随性的年轻少将,手底下的态度,可是明确得很呢。

        “咳,田将军,您是怎么个意思?”

        “说了商量个事儿……你是不是还要再赶回去?”

        “是啊。”龙七有口无心,但也没有说谎,当下“旗手”可还是在不停地给他发指令,那个“辅助人员”的身份想要摆脱掉,感觉也不容易。

        “你来来回回赶了这么几趟,腿脚应该乏了,野外危险系数也高,冒那个风险没必要,不如叫个司机什么的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啊?”

        “你觉得我怎么样?跟过去不会拖你的后腿吧?”

        “……”

        龙七第一时间是觉得,自己碰到了一位好奇心爆炸的人士。可转念再考虑,又觉得很不对劲儿——这位想要去看热闹,还用征求他的意见吗?

        当然,最不对劲儿的就是他对田邦的感知。

        他已经确认,自家感知仍然是被强化后的状态,可是里面某个点位上分明是出现了不应有的盲区,以至于近在咫尺的田邦,总是处在感知未能完全剥离的yīn影中。

        至于出问题的,具体是哪个点位,龙七也猜出来了一些:残次品没人权是吧?还有,更新换代了,果然就是了不起!

        龙七尝试扭动脖子,但仍然没获得自由空间。对此,他呲牙咧嘴露出笑脸,不管田邦能不能看到:“只要能省脚力,我是没意见……也快没法发表意见了。”

        田邦就笑,不再勒他脖子,转而揽住他肩膀:“七哥你果然是个妙人。”

        “哎呦,这我可担不起。”

        “年龄

        摆在那儿,就该这么称呼。“

        靠!

        龙七突然发现这哥们儿真的要比他小几岁。同样是燃烧者、深蓝行者、机芯改造人,差距怎么就这么大呢?

        好不容易缓过来心情,龙七把“不明白”摆在脸上:“您的身份也摆在这儿,还跟我这条杂鱼计较什么?荒野那地方,别人过不去,您还不是平趟?”

        “要参与集体活动嘛。”

        “深蓝集群那边,内部频道你肯定有权限,说不定还有其他什么渠道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我没有参与前期的构知之眼,血意环堡垒也没排上队。最重要的问题是,南边有个人已经盯上我了,我需要一个好理由。”

        南边?

        龙七表示理解不能,正要再问,田邦忽然“嘘”了一声:

        “听。”

        龙七一愣,并没有发现营地这边有什么问题,不过很快,他便会意,注意力随之偏移。

        因为数十公里外,正授课的罗南,讲到了比较关键的东西……所以田邦你还说你没参与集体活动?

        龙七心头杂念,很快就被罗南持续灌输的信息覆盖掉。

        其实罗南仍然是按部就班讲解“天人荡魔图”的一些基本概念,偏偏他还拿“翻译水平”之类的混账理由,含含糊糊,不给出相对明确的定义范畴。

        因为刚刚与田邦往来推拉,龙七错过了一部分授课内容,后面罗南如何解释“魔”,以及与之相对应的“荡”……这些个抠字眼儿的解释,都没听太清楚。

        就是认真听了,恐怕也够戗。

        纯以“传道授业解惑”的教学标准来评判,对这段表述,龙七会毫不犹豫地给出“不及格”的评价。

        可问题在于,罗南话里话外透露出的信息、彰显出的可能性,当然最重要的还是顺手演示的干货……

        “……面对‘魔’的含糊性,我们可以无限扩大‘荡’的内涵,毁灭、驱赶、镇压、降伏,还有其他任何我们能够想到的形式,都可以考虑。但比较基础的就是这四种了。

        “而且既然曰‘图’,就注定我们会以非常直观的方式,展现它们的法理和力量。

        “是的,基本方

        式就是‘构形’。”

        说话间,就在深蓝行者集群架构的格式化空间区域里,确切地说,是在东南西北四个方向,便有四种不同形式的图形架构,同步出现。

        龙七眼皮跳动。

        他不知道,几十公里外正在罗南身边的那些深蓝行者,是怎样的感受。反正在他这里,当这四种看上去也不算特别复杂的构形图样呈现之时,他下意识就挑了一个,用参与“构知之眼”的方式,刻意描画复刻。

        一试之下,真有反应。早前“操纵线”引导切分的那种振荡感,似乎又有呈现。

        只是这回是由内而外,从他体内某个特殊点位往外扩散……只是断断续续,缺乏连续性。

        别扭极了。

        正疑惑的时候,“旗手”倒是发了个消息过来:“机芯条件暂不支持,建议切换到超频拟合状态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靠!”

        龙七这一刻真骂出声来。

        身后揽着他肩膀的田邦,似乎往这边瞥了眼,却是保持了安静,继续聆听罗南的讲解。

        可是龙七感觉到了,这位辐射出来的温度在上升。

        田邦……可能也在试。

        只不知这位试验的结果怎样?

        更新换代的高级机芯,比他的残次品如何?

        还有,罗南又是怎么想的?

        罗南继续他的宣讲:“这四种构形,每一种都对应一类‘荡魔’手段,大概就类似于‘构知之眼’这样的水准……很基础但也很重要。咳,大家先不用试,还有一个很关键的思路没有讲。

        “这其间,一个非常重要的知识点,就是‘扭曲’。在描述‘观照’的时候,我也提到了这个词……”

        竹竿发挥他仅次于龙七的厚脸皮,“举手”提问,也可能是捧哏:“扭曲是什么意思?观照不应该是真实还原么?”

        罗南当即回应:“既然以自我为原点的观照,就不可能做到客观真实。我们甚至有意规避纯粹的客观,因为它没有给‘我’留出位置。

        “哦,顺便提一句,在大家着力运用渊区湍流的力量时,希望可以记着一点:这种力量形成的源头,很可能也不是‘客观’的。”






   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,如有侵犯版权,请来信告知,本站立即予以处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