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返回: 星辰之主

    第七百零三章 四法图(中)

        “……”

        到这儿,罗南明显说到了超纲的东西,自个儿沉默了一下,在大多数人稀里糊涂的时候,开始往回找:“我们先不用考虑太深层的领域,只说实际的情况……”

        所以啊,换个人换个场合,你是要挨揍的!

        龙七翻了个白眼,此时如他一般的人,大约也不在少数。

        “构形是一种直观,至少表达方式非常直观的形式。然而与之相对应的是,这世界上可以明确描述、形容的实体或概念,其实非常稀少。还有很多东西是无形、缺乏具象的,在我们感知乃至于认知所能触及的范畴之外。

        “面对这种目标,在观照的时候,我们找不到可以定义它的语言工具,只能去扭曲它……嗯,通灵者或许更熟悉这种体验。

        “面对这种对象,只能说,感谢这个时代,让我们具有超凡力量,拥有自我逻辑,可以让‘自我’发挥更大的作用。不按照冰冷物质世界的规则,而是按照‘我’的规矩来,让‘对象’对我们更有意义。

        “这个基础逻辑就是:先发生关系,才有进一步了解的机会。”

        这话……挺渣的。

        龙七现在也学乖了,罗南说的那些话,他只抓“重点”——就是那些还能勉强理解的语句。

        至于会不会有语义“扭曲”的情况……

        这不就巧了么?

        而且,龙七觉得,便是授课中的罗南,应该也没有想过,让听课的学生们完全理解他话中意涵,至少不是“现在”。

        “观照就是‘发生关系’最直接的方式,有时为了让关系更密切,刻意的‘扭曲’就是很好的选择。比如‘天人荡魔图’,你们目前四幅基本图景,嗯,姑且称为它们为‘毁’、‘逐’、‘禁’、‘役’四法图吧,不要纠结字眼儿,大概理解就好——它们各不相同,但你们仔细看,四法图的基础构形中,是不是都有这种弧面结构?”

        罗南终于从更现实的层面切入,把人们的注意力,从缥缈的理论层面,引入到可以触及到的现实。

        “这种结构,在‘堡垒’、‘构知之眼’中,都有大量应用,只不过是前端结构和拼接方式略有变化。

        “这种基础‘弧面体’,是聚拢提升感知能力的最基本构形之一,同样也是帮助我们聚焦‘自我’,扭曲观照对象的‘哈哈镜’。

        “我并不想讲太多基础构形理论知识,只是希望大家明白,最初级的‘通真’课程,最基础的观照模式,其实就贯穿着这样一种聚焦、扭曲的机制。

        “后续的‘天人图景’等等,不管再怎么复杂,都是从这样一颗种子之上,蔓生而来。当然,不管这颗种子是属于什么门纲目科,它生命力的内核,还是内修的‘熔炉’……然而这不是我们今天讨论的话题。”

        罗南说着不讨论,一众听课人员也没几个能真正深入进去的。因为这一刻,绝大部分人的注意力,都被他所说的那颗“种子”,以及后续的变化吸引了过去。

        东南西北、前后左右,毁逐禁役四法图中,罗南所指的“弧面体”片片点亮,做出了最显眼的提示。然后,围绕着它们聚拢的构形,光流蜿蜒蔓生,真如

        同种子破土而出,根系舒张,抽枝发芽,以一种极具说服力的方式,展现出这四幅基础图景的架构逻辑。

        点亮整个构形之后,光流还没有消歇,试图继续向外围蔓延,不过进度一下子慢了很多——感觉刚刚是倍速播放,如今则回归正常。

        至于为什么是这样表述,而不是反过来。则完全基于深蓝行者集群成员的感受。内部频道中,大家的发言就很直接:

        “一下子血到顶门……脑血管要炸!”

        “烫烫烫,要过载了!”

        “这又是什么情况?”

        超频拟合吧。

        龙七没有深度参与,只能是以“过来人”的身份,对共享视角下的情境做个猜测。基本上,大家都是“残次品”,没道理他试图尝试的时候被“鄙视”,罗南带飞就可以绕过那个物质基础。

        那么,升级换代后又如何?

        龙七又往旁边瞥了一眼,因为“勒脖子”换成了“搂肩膀”,他顺利看到了田邦的侧脸。阳光男孩儿似的年轻面孔……其实龙七也是年轻人。

        他忽然想起,早先在杂货轮上当实验品的时候,还被罗南拿来与田邦比较过呢。两边都是以能力者的身份,接受了机芯植入与燃烧者改造。可如今的实力却是天差地别,之间的鸿沟更是难以逾越。

        龙七多少有点儿郁闷,更不愿在这个层面多想,只是好奇:

        深蓝世界那边,究竟有没有放出来过“非残次品”的机芯产品?能够躲过“旗手”鄙视的那种?

        好吧,现在龙七更好奇,罗南所说的“天人荡魔图”,在他亲自描绘、带飞的情况下,会有怎样的表现。

        罗南针对的目标对象,究竟又是哪个?

        “距离太远,还是不方便,什么细节都不知道。”田邦又在背后煽风,“咱们抓紧时间追上去……六哥他们眼瞅着都要和那边会合了,咱们还等什么,赶紧追上去啊!”

        “六哥?”

        “六甲哥,简称六哥……咦,说来也巧,你这不是七哥吗?”

        “我可担不起。”龙七嘴角抽动,忽然问了一句,“你现在是什么级别?”

        田邦冷不丁也怔了一下:“你是说?”

        “去年很多人就传,你距离超凡种只差一步。如今闭关了那么长时间,据说还有什么升级换代,那么结果怎样?”

        “你问这个是想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如果你真的升级换代了,那就是真大佬,像我这么一个小虾米,掺合进你们这些大佬的圈子里面,是不是不太好?”

        龙七说着,就想做最后的挣扎。

        然而,田邦揽他肩膀的手臂稳如磐石:“不,我觉得挺好的。最起码你有足够的胆量。”

        “我胆子很小的。”

        “够胆召唤那位就足够了。”

        “呃?”

        田邦反倒是把龙七给绕晕掉,然后便笑呵呵地揽着他的肩膀,一起往前去。不远处,已经有一架小型飞梭停在空地处。

        驾驶这种小微型飞行器,进入大金三角区域,正常情况下就是作死;同理的还有六甲驾驶的旋翼机。

        可超凡种大佬又怎么会

        在乎?

        这种情况下,龙七被用来“平衡极值”的概率,倒是大大增加了。

        他还在为自己的命运而努力:“话说,你不准备事先告知一下?也许山君和六甲先生更希望有一个安静的氛围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你确定?我正在和六甲打电话,你可以直接向他确认。喂,六哥?我这就追上去了啊!”

        说话间,龙七已被他带动飞梭之前,再给推到了副驾驶位上——田邦说当司机就当司机,飞行员什么的,也不在话下。

        “……没事儿,临时当个司机不费什么。有段时间没和山君先生交流了,怪想念的。”

        田邦一边说着不着边的话,一边启动了飞梭。电动机的高频音波中,仅仅能够乘载2人的超小型飞行器进入悬浮状态。

        “六哥,给我定个位。”

        其实,这完全没必要,就在田邦说话的时候,飞梭已经向前推进,短暂且狂野的加速之后,便突破音障,在半yīn半晴的天空下,炸开水汽雾团,呼啸而去。

        数十公里外,yīn沉沉的天空下,六甲也知道,给一个定位其实毫无意义,但他还是做了这个明显冗余的操作,一如他在参谋部处理的那些日常事务。

        “你和田邦很熟?”副驾驶位上的山君主动开口询问,此时他仍下意识揉按那只经过前期改造的手臂。

        “在北线战场有过合作,非常优秀的特种部队指挥官。”六甲顺口也问了句,“山君也和他熟?”

        “全程观看他的燃烧者改造和机芯植入过程……如果这算是熟的话。”

        大家陈述的往事都进入了彼此不太熟悉的领域,气氛稍微尴尬了半秒钟,很快就被舷窗外更具吸引力的场景覆盖掉了。

        有光芒从侧前方蔓延过来,比yīn云下的天光更刺眼一点儿……也有限。与其说是光感,还不如说是高空映射着光芒的水汽冰粒,扑面而来。

        “真是壮观!”六甲发出感慨。

        此时他驾驶的旋翼机,正位于以罗南为中心的深蓝行者集群左侧后方,大约50米左右的位置,共同朝西南方向飞行。

        他可以清晰看到,随着那四幅基础图景在格式之火覆盖的虚空中明确位置、烙下痕迹、主导气机,原本只是基础框架的格式化空间,掀起了内源性的动荡,并开始持续向周边鼓荡激波、辐射信号。

        虚空一时喧嚣。

        山君也感叹:“这是横过大金三角的不祥之鸟啊。”

        他的形容也不为错:此时,高空气流被格式化空间劈斩开来,又形成数条斜向侧后方的侧翼长尾,恍惚真如一只横过天际的怪鸟,气流裂空之声,便是怪鸟嘶然的鸣啸。

        六甲没有应声,只用余光瞥了山君一眼。依稀能够感觉到,身畔这位比他早成名十多年的肉身侧超凡种,在早前似有所得的兴奋消歇后,心绪之杂乱,较之扑面而来的错杂光芒和信号,也不遑多让。

        这倒也不奇怪,毕竟下面就是大金三角,是某些人刻意使之糜烂,又在混浊腐臭中经营出来的金窟宝矿。

        利益关涉太多,难免敏感,但凡天空有鸟飞过,不管来的是乌鸦、凤凰,总要“吓吓”叫两声的。






   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,如有侵犯版权,请来信告知,本站立即予以处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