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返回: 星辰之主

    第七百零四章 扩大化(上)

        六甲一点儿都不想帮助山君解决烦恼。

        事实上,就是想做,效果怕也有限。

        如今山君的心底波澜,不由自主,亦不由他人,多半还要看接下来这段时间里,罗南会把他那张“大饼”绘成何等模样……

        然而目前来看,罗南对山君,以及大金三角、贸易大三角等领域中复杂的利益纠葛、立场站位和行为逻辑并不是不太了解,也不怎么关心。

        这倒也符合他的一贯人设。

        至少在此刻,罗南仍然面对那些似乎也并不怎么信服他的、带着怨念的燃烧者们,围绕说深不深、说浅不浅的“天人图景”修行模式,喋喋不休。

        从必须坚持的观照核心逻辑,前进到相对具体的构形,可惜他所描述的那些,对于当下绝大多数听众而言,宛如天书。

        相比之下,还是由“天人荡魔图”四幅基础图景所牵引的格式之火流转方式,更具有撼动人心的力量。

        可惜,这种力量运转模式,并不是那么容易承接的。正如同由优秀教师带着做题,一时的领悟,并不等于自己真会一样。

        深蓝行者集群中,又有多少人真正明白这一点呢?

        前方紊乱气流中,来自格式化空间内部的信息,扭曲了、切碎了抛洒出来,与多种形式的射流、电波一起,击打在旋翼机装甲层上。也就是六甲这样的超凡种,才能凭借超凡感知和强大解析能力……或许还有罗南的有意放任,完成信息的有效重组。

        恰好,罗南在授课程,正涉及到了相关领域。

        “这四幅基础图景,事实上就是以相对有限、具备一定之规的‘成熟范式’,让这个复杂世界适当地弯曲成我们需要的模样,然后再用类型化的方法去处理,应对现实世界中亿万种对象、场景、可能……

        “我并不需要解释太多,因为这非常符合我们的本能,以及一贯的做法。即便在遥远的未来,我们的大脑进化出超算那样的计算分析能力,基于‘能量最低’原则,一个经过千锤百炼的‘成熟范式’,也是人类应对

        纷繁世界的天然逻辑。

        “当然我们也要考虑到‘失误’。我想,基本上没有人希望,在辛辛苦苦搭建起一个特殊的扭曲的世界模型之后,因为处理不当,要把它重新洗牌,从头来过。这种情况下,‘成熟范式’那种可以参照的系统方法,就非常关键。”

        这已经是罗南一系列表述中,比较符合常人逻辑的那类了。很显然,他是在卖力鼓吹“四法图”的重要性。

        只是听众一多,难免有人理解力比较着急,或者是还没有从更早一轮的“卡牌魔术”中回神。便在深蓝行者集群中,有人脱口问起:

        “所以你手里的牌组,也是‘成熟范式’之一?”

        “呃,这确实是一种分类组织的方式。”罗南有点儿意外,但还是解释,“不过里面可能掺杂了过多的其他领域的手段,也算不上成熟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讲解一下?”

        很明显,随着罗南“有问必答”的形象逐步巩固,不少人的胆子开始变大了。

        罗南给予拒绝:“那就是贪多嚼不烂的下场。今天我们的活动,就是在‘天人荡魔图’的框架下,做一些基础习题。所以,即使你们的机芯以及相应的格式化空间,还有种种不妥之处,我们还是按着这个路子走,先对基本思路有个印象……”

        这话里面,有些字眼儿,大概很多人不爱听,一时间刚刚活泼起来的氛围有所降温。罗南并不在意,继续说话:

        “我们就从山君作业的方向开始……”

        点名了。

        六甲又用余光瞥了眼山君。后者这时候便自然中断了再硬聊下去的做法,瘦脸看上去平静,却是明显专注倾听的样子。

        “我们先来验证一下,通过格式化空间,如何将一个相对虚无、浑浊且缺乏核心规则的对象,扭曲作用成可以认知、判断并持续作用的目标。

        “这是天人荡魔图里面,‘役法图’应用法门之一。坦白说,你们大部分缺少基础观照的练习,初次接触就从这里入手,略有点儿超纲……就当是提前演示吧。

        “山君

        已经完成了首轮作业,希望他能领悟里面的窍门。如果一切顺利,再来几轮,昨晚上那场麻烦,就可以获得解决问题的‘把手’,我们也就可以开始下一步了。”

        这回,孟荼都忍不住问:“还有‘下一步’?”

        “观照、扭曲、处置、反馈——这是天人图景练习的基本步骤,眼下才哪儿到哪儿?”

        罗南不介意再做更详细的解释:“这个‘役法图’,用得熟了,不管有形无形,实物精神,都能驱役。

        “比如可以专门调动心理负面力量,或者寻找外部世界危险源,再经过特殊方法的梳理和渲染,刻意扭曲映射,乃至拆解重构,使之滋生滋长,转换为所谓‘幻想形态’,再加以克制降伏。由此可以成为疏解心理问题的通道,也可以异化一种非常有效的攻伐力量……”

        咝,这是引诱吧?

        罗南这番表述,对深蓝行者集群那边的效果如何,六甲不好立刻作出判断。但是对于身边这个……

        六甲首度扭头去看山君。

        相比于六甲,山君接收罗南信息的渠道可要清晰太多了。此时,这位再没有半分说话的兴致,只是目视前方,盯死了他眼中的“不祥之鸟”。

        稍靠下的位置,那条经过公正教团改造、也被罗南赋予了某种使命的手臂,五指舒张又捏合。

        在这个貌似无意的动作中,六甲已经可以感觉到,某种只在特殊层面呈现的殷殷震鸣。

        正如罗南所说,经过此前的作业,山君捕捉到了荒野环境中某种特殊成分,又用特殊功能构形,完成了拓印……大概是这么个叫法

        不过,六甲觉得,那更像“牵拉”。

        举个形象但又不精确的例子:如果将大金三角,比做是一件铺在地面上的花里胡哨的毛衣。此时山君就像是从中钩了一根单sè线出来,不断拉扯。

        “毛衣”变形与否,眼下还看不太出来,

        可是再钩一根?几根呢?

        等牵拉的彩线足够多,简直可以再织一件新的……

        咦?






   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,如有侵犯版权,请来信告知,本站立即予以处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