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返回: 星辰之主

    第七百零四章 扩大化(中)

        手环的模拟表盘上,时针和分针以迥然相异的节奏,一格一格转动推进。暴躁的秒针在后面驱赶着它们,事实上什么都没能改变——一切都以别人确定的程序,按部就班走下去。

        这种事情不能多想,想多了胸口就闷得慌。嗯,更有可能是周围空气质量急剧下降的缘故。

        间隔了两三个小时之后,袁无畏初临贵地,心愿得偿的兴奋感,已经彻底消退殆尽。他现在更多还是在考虑,怎么能够让自己在这一片险地中,相对舒适地存活。

        “在营地里,你们就知足吧,我现在连呼吸都小心翼翼的。”

        说话间,袁无畏正缩在越野车里。车上的空气净化装置开着,犹自觉得不够,还辛苦翻过后座,打开挡板,折腾着在后备箱翻找。至于说下车再去找……

        开什么玩笑,我还不想死呢!

        “我还是先找到防毒面具,会比较放心一点儿。”

        随着深蓝行者集群南下,大金三角进入到了一个非常糟糕的状态中。无论是对已经在这里盘踞多年的“主家”,还是对他这种格格不入的“外来者”。

        “这里带毒花粉、孢子的密度,那是一路飙升,爆表了都!人家是超凡种一点不在乎,问题是他也不在乎我呀……就像你们的瑞雯小姐姐,直接飞走了,都懒得招个手什么的。

        “好好好,我承认我胡说八道,不过我还要提醒一下,你个老粉头,刚粉的偶像差不多要塌房了!”

        颂堪的声音传过来:“怎么可能?这件事过后,瑞雯小姐的人气只会有一个大的攀升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是指网红偶像的人气吗?”

        颂堪立刻就不说话了。

        “不当网红偶像也没什么,可也不能离台的时候,顺手把幕布都给扯下来。这倒好,这个世界有多么荒唐残酷,大家有多么弱小无助,猛一下都给揭露——明明是消遣放松,还要被亮短揭丑,这可太操了,该有多招人恨哪!”

        “不至于,目前整体上还能控制。龙七的直播,总体上看也不是特别完整,信号什么的并不稳定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啊,找到了,我就说肯定有!”

        袁无畏欣喜于自己终于找到防毒面具的时候,颂堪还在那里絮絮叨叨,说着一些自我宽慰或者干脆就是转述粉圈里的话。

        “起飞的时候并没有看太清楚,瑞雯小姐和深蓝行者在一起,视觉冲击力其实并不大。也就是龙七和山君在一起的时候,毒沼区场面有些惊悚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谦虚了,你给踹下车的时候,画面也挺爆炸的。”

        袁无畏一边看设备操作说明,一边好心提醒:“另

        外就是那两位,接收的一些指令,乍看莫名其妙,其实信息量爆炸,至少我是这么觉得。

        “还有,龙七从深蓝行者集群那边截过来的镜头。罗教授上课,卡牌魔术啥的不说了,上课内容同样有信息量爆炸的嫌疑。还好那位一贯神神叨叨的,背景也太复杂,胡乱猜测很容易跑题……哦,对了,你漏了一个小丑。”

        颂堪也承认:“相关场面确实比较麻烦,但是超凡种发力时的,信号干扰还是很严重的,也不算特别清晰……”

        说着,颂堪就叹气。

        显然他也知道,这是给自己找理由。

        现在观众们的前置预期和现实情况差别过大,脑子里面还在打架。现在没炸,只是主流舆论、各路分析没跟上……但也不远了。

        别的不用多看,只关注zm的热搜榜:瑞雯直播、罗南究竟是谁、魔眼女、肉身飞行、深蓝行者飞行、山君、龙七、毒沼区……

        再加上“荒野”这种辨识度不高的,前五十的热搜,已经快有近十个相关词条上榜了。

        如今连“天人荡魔图”的热度都在快速往上走,眼瞅着都快冲进前二十了!

        “唉,这时候要是有哪个影视公司,突然跳出来认领就好了。”

        袁无畏撇嘴:真是孩子气的想法。

        但一个人的退休生活,能这么有趣儿也不错。

        袁无畏拿着防毒面具比划了几回,还是没戴上去,只重新爬回到驾驶舱,调整座椅,给自己找了一个最舒服的姿势。顺口又问了句:

        “是不是挺怀念,zm以前动不动就熔断躺尸的属性?”

        颂堪又叹口气,袁无畏几乎同步。

        同样是叹息,前者是作为粉丝;后者……大概是作为这个时代普通一员的无力感吧。

        那边颂堪也不愿再就这个话题谈下去了。越谈越人间清醒的感觉,某些情境下实在让人喜欢不起来。他强行转换:

        “你那边怎么样?”

        “就那样呗。基础目标达到了,得陇望蜀的进阶目标就不如预期。”袁无畏偏头看后视镜,正好可以扫到车外那位墨镜男的衣角,“还在外围飘着,深度观察。啧,我本以为跟着人家过来更直接更方便,结果更缩……嗯,更谨慎了。”

        “没有干扰吗?”

        “你说时空感应上……肯定有啊!那位跺一跺脚,大金三角都快震吐了,要不然那些剧毒花粉和孢子是哪来儿的。”

        袁无畏只恨此地薄弱的卫星信号,以及和屠格分开后更薄弱的对应权限,不足以支撑远程视频,让颂堪看到他手上的防毒面具。

        拿这玩

        意儿扇了扇风,袁无畏还是说了句公道话:“凡事都有两面性,可能也是那边闹得声势太大,貌似不少奔着大场面来的超凡种,现在都缩头观望。

        “你不知道,这些人彼此都是有点儿新仇旧恨的,昨晚上我过来的时候,打得那叫一个热闹,结果现在可乖了。就一个小丑,莽上去还让人给抓包……”

        这些都是跟屠格在一起的时候看到的,现在么……正想着,车后方屠格往这边看了眼,走近,打开车门坐进来

        “一会儿再聊。”

        袁无畏挂断通讯,也顾不得计较车门开合带进来的甜腥气味儿,很期待地看过去:

        “怎么样,不趁虚而入吗?”

        “虚?”

        “虚弱的虚,批抗捣虚的虚!”袁无畏努力提示,“现在某人是真不在,你不去偷个家,是不是太可惜了?”

        他多少有一些“唯恐天下不乱”的心思,对此屠格似乎并不在意,只道:“那里面并不虚,我也不会帮他做实验。”

        “什么实验?”

        “修行实验。”

        “天人荡魔图?”

        屠格抿了下唇角,墨镜遮蔽他半张脸,让人更难判断,这究竟心情严峻呢,还是在笑?

        其实,袁无畏更意外屠格竟然会和他聊天。可能是错觉,他总觉得,此刻的屠格要比营地、路上放松一些了。

        如果当时在营地,屠格是这样的状态,未必会突然决定和他一起过来。

        唔,是不是现场确认了以后,证明其所担心的事情并没有发生?

        袁无畏念头飞动,却又听屠格问他:“在看直播?”

        “主要是陪颂堪老头聊天……没您老的权限,这里的卫星信号资源也不支持啊。”

        屠格点点头,然后就把卫星信号权限流转到越野车智脑处:“你来搜集一些资料。”

        “啊?”

        “主要针对直播间里,龙七接收到的后方指令,就是他视网膜上滑过的那些。最好是有第一手资料,关于指令出处的。”

        “我去哪儿给你找第一手资料!”

        屠格却不再理会他,因为此时有人打电话过来,由于权限流转的缘故,那人的话音便从越野车的中控台上传出来:

        “老屠,我呀,门罗!你现在在江边上吧?昨晚上你躲我?带着个小姑娘也就罢了,小白脸怕什么啊!”

        “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哦,是小白脸才担心吧?不介意的话,视频一下?”这位的声音听起来挺随性的,“不是看你隐私,是有问题想请教,我现在头皮痒得厉害……靠,狗屎的信号!”






   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,如有侵犯版权,请来信告知,本站立即予以处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