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返回: 星辰之主

    第七百零七章 织神魔(上)

        从视频会议相对狭小的窗口上,袁无畏似乎能看到深蓝集群投射到旋翼机驾驶舱里的余光。

        他很怀疑,自己在这里嚷嚷一声,深蓝集群那边都有概率听到。

        当然了,也不用这么绕来绕去的,他现在嚷一句“罗南小儿,爷爷在此”,可能直接就让雷劈死也说不定。

        不是袁无畏胡思乱想,他就想找到一个方法,搞清楚小丑去地洞工程营地干什么,颂堪有没有出问题,如果有事儿怎么摆平?

        如今这状况,让这件事在周边超凡种群体中获得更高的关注度,当然是让罗南注意到,然后是他能想到的最好办法……

        话又说回来,罗南究竟知不知道?

        袁无畏无法理解超凡种、特别是罗南的感知能力上限。如此危急时刻,去指望一个不能理解的东西,怎么也不是那回事儿……唔,搭上自己一条命,貌似也不值得。

        琢磨半晌,他终于想到了一个似乎可行、又似乎不太靠谱的办法。

        他偷眼看屠格,见那位似乎没再理会他,便小心翼翼地进行了一个“双开”操作——投影界面的zm直播间内容,半分也不敢动;同时却另开页面,账号登陆、充值一气呵成,半点儿都不耽搁,随即就利用打赏功能……

        靠,打赏通道没开。

        他只能是退而求其次,把所有获得的弹幕权限全使用来,炸出了可能是直播间允许的最眩目惹眼的弹幕特效:

        “小丑在营地!!!!!

        “小丑去偷家了!!!

        “有没有人管啊!!!

        “快来救命!!!!!!”

        这些弹幕接连发了几十遍,直到触发了自动清理机制才消停。可接下来,大批对小丑形象记忆犹新的直播间观众,肯定会让这些信息接力延续下去的,哦,可能还会在此基础上发挥……

        至于会不会“狼来了”,这种时候,还管它干嘛?

        现在就要看,“龙辅助”乃至罗南团队的那些人,对直播间的反应,是不是真的在乎了。

        正想着,旁边的屠格,却是又往他这里瞥了眼……的样子。

        袁无畏一下子正襟危坐,像极了乖乖听会的列席人员,甩掉一切私心杂念,认真领会会议精神。

        由于袁无畏一系列操作堪称神速,节奏颇慢的视频会议,基本还是停留在田邦“强行参会”的节点上。

        门罗显然也是认识田邦的,可交情大约是泛泛,勉强抽了下嘴角:“田少将是测出什么来了?”

        “没有。”田邦答得干脆利落。

        门罗面皮越发挂不住。可是紧接着,另一边六甲却道:

        “常务的意思我明白了。”

        门罗是能力者协会总会的常务理事,所以六甲如此称呼,他继续道:“联络的时候,你说起体感问题,那种被牵拉的感觉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对,是这个没错。”门罗猛地击掌,好像真的头一回听到类似描述似的。

        袁无畏就撇嘴:这么个反应,不知他把李柏舟“扯头发”的表述放在哪里?

        还有,之前他洋洋洒洒、冠冕堂皇的时候,也没说这么具体——早前与屠格联

        系,不也是这一套?结果讨论范围直接偏到大金三角、东亚乃至世界格局上去了。

        六甲并不知道里面有这些弯弯绕绕,他只是简单地就事论事:“我觉得,现在有点儿像‘织毛衣’吧……罗教授抽荒野的‘线’,织自家的‘毛衣’,我们只是适逢其会。”

        “这个形容也挺形象的。”门罗眨眨眼,“然而,织的是什么?”

    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六甲说着,往旋翼机外面看了眼,“只是觉得,大约正在成形。”

        “……”

        视频会议界面,明显沉默了下去。

        袁无畏下意识透过前窗,看外面的世界。

        外面还算平静,带毒的阴霾天气却愈发严重了,显示出大金三角的整体骚动。那些畸变种、畸变巢穴、畸变环境仍在持续做着应激反应。而除了这些,各个超凡种又差不多众口一词地认为:

        还有更深层的变化在其中盘折流转。

        大概是听得多了,袁无畏不可避免有种感觉:有难以言喻的东西,在大金三角上空阴云、以及地面蒸腾的瘴气中,持续酝酿。

        他又去看屠格。仍然是隔着墨镜,看不清楚。可也许是心有定见的缘故,袁无畏总觉得,屠格的注意力,也与他一般,并没有关注视频会议,而是投向了直播界面和更广阔的天地,寻觅、体会那“正在成形”的未知之物。

        好不容易,有人用疑问句打破了沉默,是沙卡尔,这个并不擅言词的“空行导师”,不厌其烦,又一次重复他的关键词:

        “是第三类污染物吗?你知不知道是什么东西?”

        这是翻不过去了是吧?

        袁无畏翻个白眼,然而出乎意料的,六甲以清晰干脆的方式回答:“对某极端高危元素处置后的残留物,危险降级,但需要处置。”

        “……咦?”

        “山君咨询人工智能,得到的答案。”

        还可以这样?

        沙卡尔明显也愣了愣,但很快就继续问下去:“什么‘极端高危元素’?”

        “可能就是你们特别关注的……就是把你们、包括我,从世界各地吸引过来那个‘渊区漩涡架构者’。”

        这回是田邦回答。

        这位年轻的少将指挥官,仿佛惯用一种让人生厌的理所当然口气,感觉非常武断,但某些时候,可能就缺这样一种“武断”的力量。

        “我不知道你们怎么想,反正我觉得事情很清晰。

        “大家口水的‘渊区漩涡架构者’,让那位给处置掉了,有些降解后的东西很正常。出现了扩散,再处理掉也理所应当。”

        这次换了李柏舟询问,问题直指核心:“如果与此相关,应当在杂货轮附近。可为何会出现在营地,为何会扩散?”

        “可以问拉尼尔大主祭嘛,他昨晚上在搞什么,谁知道?为啥某人好端端的,突然就跑到营地去,闹出这些事来?为啥就公正教团的人遭到‘灰质’侵袭?”

        “那个灰质……第三类污染物,最早确实出现在精神海洋中。”门罗不知是从哪个渠道得来的消息,非常准确。

        精神海洋的话……

        拉尼尔大主祭

        是“梅花k”,当世最顶尖的精神侧超凡种,入梦法第一人。

        几天前,这位也“亲往”杂货轮上的雷池实验场,和某人当面交流,还是“时空泡远程投掷事件”的目击者……和疑似参与者。

        好像,闭环了?

        当然,这种过度简单的逻辑,不可说服所有人。提出了一个假设,就要面对各方的置疑。

        视频会议界面的热烈程度,以可以目见的速度,一下子就蹿上来了:

        “‘渊区漩涡架构者’从哪儿来?”

        “灰质泄露的环节呢?具体点儿的答案?”

        “单纯处置三类污染物,为什么要扩大到大金三角?”

        “这个污染物的流播面有多大?是新近泄露,还是陈年痼疾?”

        “这样说的话,‘渊区漩涡架构者’也是隐而未出之辈?它之前又藏在哪里?”

        几位超凡种讨论的话题,袁无畏有的能听懂,有的听不懂。但看到这种反差强烈的氛围,差点儿就憋不住笑。

        果然还是“就事论事”更有热度——敢情所有的“扩大化”尝试,大伙儿心里头都跟明镜似的,根本不往上捋。

        高文福会长的脸色……唔,看不出来变化。

        一片忘情的嘈杂中,“小透明”袁无畏终于克服了心虚心态,偷眼往直播界面上瞄。唔,不是投影的那个,超凡种大佬观看的内容,怎么能有弹幕污染呢?

        他“双开”的直播间界面中,弹幕似乎比早前密集了一些,但也不明显——本来就差不多是上限了,不筛选根本就没法看。还好,弹幕中有关“小丑”的关键字,一眼就扫到了不少。

        只是直播画面中,龙七的焦点却还是作业中的山君,并没有什么明显的反应。

        靠,这哥们儿是不是已经忘了,最早到荒野上是干嘛来了?

        袁无畏只恨他没有龙七的联系方式,也不是深蓝行者圈子里的,否则绝对一通电话骂过去。

        如果这个路子不通,继续往上找?

        军方的路子或许更可靠,可是之前他也通过情报渠道向上反应了……终究只是个小少校,流程啥的是绕不过去的障碍。

        袁无畏看着颂堪那边再无后续的信息界面,咬着牙翻动通讯录:

        别逼我啊,逼急了老子直接找大佬!

        也是这个时候,视频会议界面,田邦的声音再传过来:“我也就是随便说说,而且怎么越讨论越倒退了?现在关注的重心不应该是……最后会是怎么个结果?

        “嗯,借着各位前辈大佬都在场,大家见多识广,有没有人知道,那个‘天人荡魔图’是啥来着?

        “按照‘天人荡魔图’的逻辑,最后究竟会织出什么样的东西,在我们面前呢?

        “还是说,诸位,或者某几位就没想着让这事情有个……”

        话到这儿,他和六甲忽然明显怔了下,似乎受到外界信息吸引,都往旋翼机外面看。

        两人的关注点竟然还不一样。

        六甲视线往侧前方,大约就是深蓝集群。

        田邦则是往后,差不多探出半截身子,去看他们来时的方向。

        点击下载本站app,海量,免费畅读!






   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,如有侵犯版权,请来信告知,本站立即予以处理。